复式三中三
熱門點擊

采擷一段書香 莫讓光陰荒蕪

(作者:郭文英 五建集團)

     午后的陽光耀眼,推窗看向窗外的景色,滿眼的綠色讓人迷醉。在透明的水杯中丟進幾粒茶葉,緩緩打開一本流淌著墨香的書籍,茶香與書香在小小的書桌上飄散開,我愜意的閉起眼睛,享受這一下午的寧靜。
     離開書香和文字的日子似乎過于久遠了吧,靈魂被放逐的太久,曾在書香中浸泡的時光被蒙上了厚厚的灰塵,我突然很懷念那些嗜書如命的日子。曾經很信奉一句話:世界如此荒涼,靈魂和身體總該有一個在路上。面對如今的生活,我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疲于奔命,拋開了文字和詩意的棲息,像個只知道在路上奔跑的石頭,冰冷、堅硬。曾經的信仰被現實的扭曲扇了一記狠狠的耳光。我在陽光中偶爾蟄伏,渴望自由與寧靜的心靈還是會在某個不確定的夜晚夢見曾經讀書的樣子,時光不老,青春正好。
     小時候家里窮,父親根本沒有多余的錢讓我去買書,拮據的家庭能夠維持正常的運轉就已經讓父親感謝上蒼的恩賜。然而我是不甘心的,上小學的時候,我總是想方設法的從各種地方去尋找可以閱讀的東西,家里糊墻的報紙,父親上學時用的那本舊舊的《新華字典》,母親夾鞋墊用的花花綠綠的冊子,都曾經在我稚嫩的眸子中留下了神奇的色彩。我珍惜每一本精美的課本,每年新學期發的課本,我都會在母親的幫助下給書本包上厚厚的外衣。那時候,我覺得書中的世界是那么神奇,我可以在書中盡情的遨游,我可以在書中尋找到一份難得的寄托和一種叫做快樂的因子。由于條件所限,我總是盡可能的到處借書,那個時候,光陰貧賤,我們生產隊的隊長每個月都征訂兩本《民間故事》,每次一看見綠色的自行車和郵遞員從他家出來,我就會死纏爛磨的從他手里把書借出來。作為交換條件,或者在我放牛的時候順便幫他家放牛,或者在山溝里給他家背一捆柴禾,我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同意把書借給我。那個時候,我樂此不疲,似乎為了讀那最愛的書籍,做一切都是快樂的事情。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校里給學生訂閱了《學生天地》,那是我第一次讀到同齡人的文章,讀到外面的世界。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精彩。我用替別人打掃衛生,掏廁所,做作業等很多方式在四年級快結束的時候得到了整整六本《學生天地》,我用珍藏的最漂亮的美術書給它們穿上了最美的“外衣”。六本書讓我愛不釋手,每天閑暇的時候我就會拿出來閱讀,甚至最后六本書竟然讓我倒背如流。記憶中總有這樣的一幅畫面,在我曾經念過書的小學操場,潔凈的雪花厚厚覆蓋的冬天,一個穿著舊兮兮的棉襖,臉蛋凍得通紅的少女在雪地里走過來走過去的讀書背書,臉上洋溢著驕傲而滿足的微笑。這樣的畫面在多年以后的夢中,常常會讓我疼惜的流出眼淚。然而那個時候有書相伴,似乎我從來沒有覺得苦過。老師曾經夸我是能吃苦的孩子,說我將來必成大事。
     上了中學,接觸的書就更多了,《三國演義》、《水滸傳》、《讀者》、古龍的武俠小說以及很多讓我感覺新奇的書一下子出現在我的視野中,我有了更廣闊的天地去閱讀。那個時候我最喜歡讀的是《安徒生童話選》,從別人手中借過來之后,常常讀的忘了上課下課的時間。有一次過于癡迷,竟然沒忍住在歷史早自習上拿著書看了起來,不幸被歷史老師當場抓獲,接著就是一頓狠批,并把我借的書沒收了。最后經過我軟磨硬泡好說歹說,老師受不了我的糾纏,便在我保證期末考試把歷史科目考到80分以上之后將書還給了我。再次拿到書之后,我還是抽時間迫不及待的看完了。每每想起自己當初的狼狽樣子,總會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高中的時候,我系統的讀完了學校征訂的《飛碟探索》的所有冊目,那個時候,開始向往神秘的宇宙,也隱隱感覺到了人類的渺小。利用課余時間,我閱讀了大量的歷史、文學典籍,每次借到一本新書的時候,我的心情比遇到自己喜歡的男孩還要激動。我仍舊記得那個時候學校那破破爛爛的讀書館,曾經讓我像一只游進大海的小魚,體驗過生命中無與倫比的樂趣。我總能記得那個時候,圖書館的阿姨溫和的接過來一本書笑著說要好好學習。我總能記得每一個陽光安靜的中午,一個略顯單薄的學生在操場邊的樹下翻書的聲音,那沙沙的翻書聲曾經淹沒了我的整個雨季。我在光陰里舞蹈,我在書香里迷醉。
     大學里偶爾泡泡圖書館幾乎成為了常態的生活。常常和三五好友坐而論道、舞文弄墨,張揚著青春,追逐著理想,總感覺有書香相伴的日子充滿溫馨和安靜。可以在浮華中采擷陽光,可以在春雨里吟誦春天,可以在信箋上寫下愛情,可以在文字中想象未來。我總是習慣用陽光來展現美好的事物,就如同書香墨色曾經舞動我整個青春的詩意,如同春雨微涼曾滴落我書寫一季的愛情。
     讀書的人總是幸福的。工作之后,家庭經濟情況慢慢好轉,我也有了余錢可以買來自己喜歡的書籍。可是買來的書籍卻經常會如同被遺忘的老友一樣在書桌上蒙一層厚厚的灰塵。總想著下次有機會再看,總想著閑下來了再看。可是我卻似乎忘記了,生活本來就是一個磨盤,看不見的時光總是和我們不打招呼的溜走了。看見老朋友在書桌上孤寂的樣子,也總會感覺到心靈的荒蕪,總會低聲咒罵生活里缺少了詩意的棲息。朋友閑聊的時候,相聚的時候,總是會驚訝的說,你的書桌上怎么還會有書?驚奇?不可思議?是啊!怎么會有呢?或許是為了附庸風雅,或許是為了不愿承認自己已經是一個流俗之人,或許想著說不定有一天閑下來了可以再打開某個老朋友去追尋心靈深處的故事。
     我想離開了書香的日子是孤單的,孤單到惶恐。沒有思想,沒有觸痛,聞不到花香,看不到憐憫,找不到歸宿,只在柴米油鹽中爭吵,只在蜚短流長中淪落,成為一個地地道道的市井小民。那么,活著的意義成了什么?
     在這個午后,在茶香與書香的寧靜中,我要慢下來,看看老朋友,看看這些曾經走過的故事,聽一聽心底的秘密。哪怕洪荒淹沒過往,我依然想在田園的深處給自己豎起一圈隱秘的籬笆,偶爾回來看看。享受這溫馨的時光,聽一聽歲月的故事,讓靈魂呼吸,讓年華靜好。
     世界如此荒涼,靈魂和身體總該有一個在路上。

責任編輯:     發布日期:2014-11-26 16:18:54
复式三中三 极速时时彩 球探网足球比分 九天棋牌安卓版下载 今日竞彩比分彩客网 最快的足球即时比分网 10月7日足球比分 山西十一选五app 快乐十分 69棋牌游戏官网 山东11选5